当前位置: 首页 > 众横介绍 > 新闻 > 武汉地区城投发债5年疾行:从10亿暴涨到333亿

新闻  |  

武汉地区城投发债5年疾行:从10亿暴涨到333亿

  第一财经日报

 从10亿到333亿 武汉地区城投发债5年疾行

 

  孙晴

    城投债在2008年之前还是很生僻的概念,但现在却成了撩拨市场神经的热词。一是因为债务在短期内快速集聚;二是在当前利率中枢上行的背景下,债务压力也随之进一步上行。

  作为一个加速城市化的地区,伴随着近几年的造城运动,武汉的债务规模也在与日俱增,成为分析师眼中的一个典型城市。

  “武汉并非个例,2009年4万亿刺激政策之后,几乎全国都在开展造城运动,凡是造城运动必然需要建设资金,这也是很多城投公司成立以及债务扩张的大背景。”一名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债务渐膨胀

  Wind数据显示,自2009年开始,武汉地区(包括省属和市属)城投债的发行规模开始逐渐膨胀,尤其是在2012年和2013年债券发行规模甚至呈几何级数增长。

  据不完全统计,按Wind口径计算,2009的武汉地区城投企业债券发行规模为34亿元,而2008年全年发债规模仅为10亿元,增幅为240%;2010年和2011年发债规模为35亿元和49亿元;2012年和2013年发行规模则直接暴涨到212亿和332.7亿元。2009~2013年的债券发行总额累计662.7亿元,平均每年发行规模132.54亿元,约为2008年10亿元的13倍。

  Wind数据显示,2012年~2013年武汉地区城投债的发行密度相比2009~2010年大幅增加,2009年、2010和2011年分别发行债券3只、4只和4只,但2012年发行了17只债券,2013年发行23只债券。

  Urich基金宏观投资策略分析师李奇霖对《第一财经日报》称:“这基本上与中国城投债发行的大环境相吻合。从整体上来看,自2009年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两轮加杠杆的过程,分别是2009~2010年和2012~2013年。中间的2010~2011年,受《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及从紧货币政策影响,发债规模缩量。”

  李奇霖补充称,最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发行的债券中存在大量的借新还旧。“2012~2013年城投债放量主要是因为举债增量减少和央行[微博]的连续紧缩政策导致经济总需求下滑,地方平台产生的现金流难以覆盖利息成本,地方平台只能借新还旧偿还债务,还本付息压力很大。但是银行以表内贷款投放地方债被限制,平台公司只能借道于信托等通道业务,但因为通道成本上升,进一步增加了地方债务压力。”

  截止到2014年1月17日,武汉地区的城投债券余额为766.2亿元;而2012年武汉市财政收入为828.58亿元。

  宏源证券报告显示,截止到2013年7月初,武汉市全部债务(包括银行贷款与城投债券以及其他债务)2117.81亿元,其中有息债务1516.69亿,而当期广义财政收入为1858.9亿,有息负债率和负债率分别为81.59%和113.93%。

  利率中枢上行施压  2013年是中国加速推进利率市场化的一年,同时,偏紧的货币政策,加之金融脱媒因素的影响,使得自2013年6月份以来,利率中枢明显上行。尤其是2013年年末至今,受跨年等因素的影响,企业发债成本骤升,众多企业推迟发债,但资金需求非常大的城投公司发债情绪却依旧高涨。

  武汉市江夏城建投资有限公司1月17日发行的总额8亿元7年期无担保债券,在武汉农商行提供付息支持贷款的增信情况下,发行利率冲到了8.99%。不仅是江夏区这种市属区城投公司,就连湖北省交通投资有限公司和湖北联合发展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也分别在2013年12月27日和28日发行3年期和5年期的10亿定向融资工具(PPN),发行利率分别为6.55%和8.9%。

  “这样的高利率直逼信托融资成本,而且远高于央行的贷款利率参考水平,这无疑会加剧这些平台公司的债务压力,但迫于流动性压力以及基建投资本身的特色,也实属不得已而为之;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资金是用于投资还是借新还旧。如果是后一种,就意味着这些城投公司的债务置换成本进一步加大。”一名固定收益分析师告诉记者。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2-27 08:39:28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