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众横介绍 > 新闻 > 武汉副处级干部写威胁信 吓得退休女领导不敢出门

新闻  |  

武汉副处级干部写威胁信 吓得退休女领导不敢出门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首席政法记者吴昌华 实习生曹洋

  深夜惨遭抢劫强奸的年轻女子,成天处于痛苦、恐惧、焦虑中,不到两天瘦了好几斤。“心理出警队”民警悄悄把她请到派出所,走进僻静的谈心室,锁上房门,女子放声大哭半小时,终于慢慢解开心结。

  一退休的女领导接到昔日同事带有威胁内容的信件,整日提心吊胆,不敢出门上街。“心理出警队”赶来,组织当地巡警跟老人见面,让老人宽心,同时联系相关当事人设法化解矛盾。

  今年7月,武汉东西湖区吴家山派出所尝试建立起“心理出警”机制,在侦查破案前后对受害人进行心理干预,引导宣泄,倾听诉求,抚慰受伤的心。这种做法很快在该区推广。同样的案件,不同的处置思维和方式,也带来不一样的效果。

  案例一

 

  受害女抱着民警大姐哭了半小时

  女民警康惠敏到现在还忘不掉那天的一幕:当她锁上房门时,强奸案受害人小美扑到她怀里,痛哭不止。

  这起强奸案侦破有些“凑巧”。吴家山派出所巡逻中队长刘建祥介绍,8月6日凌晨2时,他带着安保队员巡逻到金山大道百事可乐广场,发现广场上孤零零停着一辆电动自行车。他们以为车主到附近树林方便去了,为防电动车被盗,便在一旁守候。约一刻钟后,来了一名30来岁的男子,说是下夜班路过。民警检查其身上亦无可疑物品,登记了身份证后让其离去。

  约1小时后,神色恍惚的女青年小美(化名)走进派出所,报警称遭到抢劫、强奸。还在外面巡逻的刘建祥赶回派出所,根据小美报案的时间、地点和描述,推断犯罪嫌疑人是被盘查的那名男子。他立即带人前往其住处抓捕,见到那辆电动自行车停在门口,但家中无人。守候至中午,该男子回来,在家门口被擒。

  案件几乎当日告破,但小美心理压力依然很重,整天处于痛苦、恐惧中,不到两天瘦了好几斤。该男子被刑事拘留后,“心理出警队”民警康惠敏大姐拨通了小美的手机。康大姐把她带进僻静的谈心室。小美哭了半个小时,才诉说心中的痛——遭此打击,她不敢跟任何人说,苦楚无处倾诉,不知道怎么面对家庭,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头。自怜、自责、痛恨,还担心再次受到歹徒侵害报复,简直想一死了之。

  康惠敏就像知心姐姐,告诉她:这个坏人不坐个十年八年牢是出不来的,“有任何事跟大姐说,安全方面派出所绝对会设法保证”。康惠敏又劝:坏人必将受到严惩,过去的事情一定会过去,因为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就像重重摔了一跤,难道不爬起来?你想想,跟一些书里写的磨难相比,只要你不觉得这是个天大的事,它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2个多小时过去,小美对康惠敏说:听了您的话,我心里舒服多了,您放心,我一定会跨过心里的这道坎,不会做出想不开的事。

  案例二

 

  “通缉令”吓得退休女领导不敢出门

  8月下旬的一天,在武汉某区老年大学,退休多年的敏太婆(化名)收到一封信,打开一看,竟是一张“通缉令”。这张打印的“通缉令”要求敏太婆“赔礼道歉、为本人的冤屈平反昭雪”,“如果你本人做不到,将付出血的代价”。敏太婆六神无主,惊慌报案。

  民警很快查明送信人和此事的由来。原来,在上世纪90年代,送信人所在单位级别由正科级升为副处,他作为该单位正科级负责人却被平调,没有“顺势”升为副处。数年后他虽然还是升了副处级,但他认为如果不耽误那一步,自己应该已是正处了。近年来,他找到多名退休的老领导“诉苦”,最后把怒火对准敏太婆。

  由于相关人员的行为还够不上治安处罚,警方难以采取直接措施。

  当天,吴家山派出所心理出警队民警来到敏太婆家中,请太婆尽情倾诉。敏太婆说起担心、委屈,眼泪直流——这事跟她根本没有关系,如今被闹得提心吊胆,不敢出门上街,也不敢跟家里人说。

  民警向她保证,无论对方是否够得上处罚的“杠杠”,一定会解除她的烦恼和恐惧。派出所所长高羿安排巡警和安保队员巡逻时照应她家附近,并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保证一旦有事随时赶到。当天傍晚,巡警来到敏太婆家“报到”,请她不必担心。

  民警转头找到这名干部。该干部声称“是我写的,怎么样?”所长高羿亲自上门,依法将其传唤到派出所,做笔录,并严肃警告:“你为退休要待遇,希望你不要闹得退不了休。”最后,民警的话镇住这名干部,他保证不再骚扰敏太婆。

  民警将处理结果回告敏太婆。她感激地说:还是你们能干!我终于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案例三

 

  小店老板与110值班协警吵架之后

  在吴家山派出所,记者碰到来办事的蛋糕店老板小王,他讲了自己的“奇事”。

  小王在三秀路开了一家蛋糕店兼卖副食。5月29日凌晨,他正在店内烘焙,一男青年推开店门说买包烟。20多分钟后男青年返回,说“我手机掉在你店里了”。小王说,你刚才没有进店呀。男青年不听,说“你不交出来,我天天都来”。

  第二天凌晨,男青年拿着一把短刀又来了,要求“交出手机,否则砸店”。小王说“你再闹我报警”。男青年说“报警也没人理你”。

  男青年来来回回3趟,小王打110报警:“请你们派人来”。不一会,吴家山派出所110值班员回电询问闹事者是否还在。小王说,他走了。

  值班员问:抢了钱没有?小王说:没有。

  又问:伤了你没有?小王说:没有。

  接着问:他还在不在?小王说:现在不在,但他可能就躲在外面,还会来!

  值班员说:那你请个保镖。

  小王很气愤,“听到这话,还以为打错了电话,警察怎么能这样说呢?

  当天上午,派出所心理出警队民警打来电话回访,询问小王对接处警的满意度。小王窝着一肚子火,说:很不满意。社区民警连忙赶去,赔礼道歉,告诉小王利用店内摄像头进行取证,安排巡警重点关照。

  6月10日深夜,这名男青年又去了,巡警2分钟就赶来。该男青年受到训诫后,保证再不来闹事。当日接报警电话时处置不规范的那名协警也被辞退。

  小王说,此后店里太平了。我不知道什么是“心理出警队”,只觉得警察真心实意,我的心情就舒畅了。

  ■背景

 

  心理出警队诞生始末

  吴家山派出所搞“心理出警”不是突发奇想。所长高羿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对110接处警回访发现,每个月总有上十起“不满意”。分析发现,症结有2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接处警确实存在个别不规范之处;但更突出的问题是,民警习惯于埋头办案,只在乎破案率等硬指标,不怎么在乎受害人的损失是否挽回,不重视在办案过程中及时通报调查进展,接警、调查处理、侦查办案不透明,缺乏沟通,更不会顾及到受害人的心理创伤。

  为此,他们从110警情回访的常规做法中,延伸出“心理出警”机制,强调与报案人“交心”,透明办案过程、顾及受害人的心理创伤。今年5月——7月慢慢推开这一做法后,110回访得到的“不满意”几乎下降为0。

  东西湖警方负责人也表示,很多受害人受到侵害后心理出现问题,有的心灵创伤久久无法愈合,有的甚至成为精神病人。研究和开展受害人心理服务,是110的延伸服务。吴家山派出所的探索非常有益。

  8月6日,东西湖区公安分局要求全区派出所、大队全部建立心理出警机制,组建专门的“心理出警队”或定专人负责“心理出警”。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3-10-10 08:32:01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没有了